首页 > 理论前沿 > 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发展影响研究新进展
上一篇  下一篇
来 源:《经济学动态》2018年第3期

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发展影响研究新进展


欧雪银


内容提要:企业家人力资本是经济中较稀缺的资源,对经济发展的影响至关重要。现有文献表明,在企业筹划期,企业家会先评估创业成功可能性,然后再去筹划建立新企业;在企业发展过程中,企业家会充分利用其人力资本中的融资思维视野、融资选择知识和复杂创新思想,通过社会网络建立融资渠道,不断创造新的融资方式。企业家集聚创新资源以利用机会,特别是突破性创新中的机会,成为突破性创新的驱动器。企业家人力资本未来研究应着力于建立一个框架,研究其人力资本促进企业绩效提高的机制,及其对产业链、产业集聚等发展的影响机制,并将其对经济发展的影响放在社会环境、经济周期等条件下去研究。

关键词:企业家人力资本  企业融资  企业家机会  突破性创新 


一、引言

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发展的影响研究,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到21世纪初期,是企业家人力资本研究的初始阶段。该阶段以“企业家人力资本”为标题的文献数量不到十篇,企业家人力资本没有统一内涵,主要研究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生存率的影响。Bates(1985)的文章标题中最先出现“企业家人力资本”,目的是研究企业家人力资本禀赋与少数民族商业可行性之间的关系。在Bates(1985)和Preisendorfer & Voss(1990)等文献中,企业家人力资本内涵只包括企业家的个性特征、教育水平等。之后几年,该领域断断续续出现几篇文献,主要研究企业家个性特征对企业长期生存率的影响。

第二个阶段,从21世纪初期至今,是企业家人力资本研究的发展阶段。在这个阶段中文献数量快速增长,主要围绕“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发展的影响”进行研究。该阶段将企业家人力资本内涵进行了统一,即企业家人力资本是能发挥企业家精神、具有报酬递增性质的异质性人力资本。按照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发展影响的先后顺序及文献研究的逻辑发展顺序,第二阶段研究主要可概括为四方面内容:(1)在企业的筹划期阶段,企业家人力资本的作用是促进企业的新建和发展。(2)在企业融资阶段,企业家人力资本的作用是让企业家努力通过社会资本网络开拓融资渠道,为企业发展获取所需资金;(3)在企业获取资金后,企业家人力资本的作用是利用机会进行渐进式发展。(4)在企业逐步发展的过程中,企业会遇到突破性创新机会,企业家人力资本的质和量对突破性创新都会产生影响。本文对这一新阶段中四个方面近十年左右的新文献进行梳理。

二、筹划期企业家人力资本对新建企业的影响

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发展的影响从筹划期开始,企业筹划期中的企业家人力资本一直被理论研究忽视。近年来学者们把其带到公众视野,主要研究筹划期中企业家人力资本中自我效能的提高、财务管理能力的提高及技术专用性人力资本对新建企业发展的影响。

(一)筹划期自我效能提高可提升新建企业效率

筹划期是新建企业的概念设计阶段。在筹划期,有些企业家能让企业运转起来,而另一些企业家却使设想企业仅仅停留在概念设计阶段,这是为什么?Zanakis et al(2012)从业绩、地位、事业等目标的激励作用来探究原因,认为能成功运转新企业的企业家在筹划期一般会设定业绩目标,并在社会地位和事业心的驱使下,用可行方法建立企业,通过不断提高自我效能,提高新建企业整体效率,达到业绩最大化。自我效能是指能有效执行目标所需要的效率行动。Fuller et al(2018)研究了企业家人力资本中自我效能的提高源泉,发现企业家一般从三个方面去提高自我效能:(1)吸收成功经验。企业家只有不断拥有成功的商业经验和精通的商业知识,才会提升自我效能,而失败经验往往会给其带来挫败感而降低自我效能;成功经验可以成为自我效能的显示器,所以企业家会积极去吸收成功经验,或总结失败经验并将之变为成功经验。(2)先进经验替代落后经验。企业家对自我效能的判断,通常会通过比较其他企业家执行相似任务而进行;相似任务完成的结果会成为社会标准,如果在这些标准中发现科学的、先进的经验,企业家就会用先进经验替代落后经验,并创造新方法替代落后方法,提高自我效能。(3)社会说服力。当发现社会上有其他企业家做相同事情并获得成功时,这种成功就会成为社会说服力,说服企业家坚持下去且对所做事情充满信心,提高自我效能;如果听说到同样的事情没有成功,就可能遭到信心打击,降低自我效能。总之,自我效能的提高过程,就是企业家人力资本的提升过程,也是新建企业整体效率的提升过程。

(二)筹划期中财务管理能力促成企业家对机会的评估

在企业的筹划期中,企业家必须要完成对机会的评估。其中,企业家对机会成本和收益进行评估,需要利用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财务管理能力来实现。财务管理能力怎么产生?Diochon(2008)对筹划期中企业家人力资本中财务管理能力的产生过程进行研究发现,只要有经营企业的经验,不管成功还是失败经验,都会产生一定的财务管理能力。而筹划期中财务管理能力对创业可持续性影响较大,Gimmon & Levie(2009)对没有受过正式或非正式创业教育的创业者的财务管理能力进行统计研究发现,如果在筹划期企业没有财务管理经验和经商经验,80%左右的企业在建立之后不久会选择终止。他们的研究结果也说明,如果筹划期中企业家拥有较好的财务管理能力,那么可以评估创业的收益和成本,创业风险的大小;只有预期利用机会的收益大于成本且风险可控时,才决定利用所识别的机会,所以较好的财务管理能力是成功建立新企业的基础。那么,如何提升企业筹划期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财务管理能力?Erogul (2011)从对非正式创业教育中的财务管理知识培训结果研究发现,非正式创业教育可迅速提高财务管理能力,并迅速养成评估机会可行性的能力,避免利用机会时犯财务错误,帮助决策是否新建企业。因此,如果筹划期企业家人力资本中不具备创业经验,那么可在创业前通过参加创业课程或研讨班等形式,短时期迅速提高财务管理知识水平。但Diochon(2008)指出较好的财务管理能力并不代表较高的机会评估能力,因为机会评估还受技术经验、行业经验、创业经验、社会资本网络等因素影响。

(三)筹划期中的技术专用性人力资本能促进突破性创新

在企业筹划期中,能促进突破性创新的企业家技术专用性人力资本,主要包括技术创造能力、技术知识转化能力、技术市场服务能力、技术机会识别能力和技术机会评估能力。Diochon(2008)研究了筹划期专用性人力资本的应用范围,结果发现其难以在行业间进行转换,只有在相关行业创建企业,才不会成为沉淀成本。在Diochon(2008)的研究基础上,Zanakis et al(2012)进一步研究发现,筹划期专用性企业家人力资本对新建企业突破性创新有重要促进作用;如果专用性特别是技术型企业家人力资本含有的市场服务经验少,就不会存在市场服务的路径依赖,技术创新也不会局限于原来的市场,从而使得企业家利用所拥有技术进行突破性创新的概率更高。在Zanakis et al(2012)的基础上,Mosey & Wright(2007)对一些商业模式的突破性创新进行研究发现,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由科学家和工程师出身的企业家创造。没有创业经验的工程师拥有突破性创新思维,但缺乏成熟管理经验和市场经验,所以比较倾向于创立合资企业,目的是利用成熟的管理经验和市场经验进行创业。Gimmon & Levie(2009)进一步将突破性创新与风险资本联系起来进行研究发现,技术领域出身的企业家所引领的突破性创新可引来外部风险资本的投资;但风险投资家需要对技术型突破性创新进行评估,只有评估结果表明其成功概率较高,才可能为该技术型突破性创新注入风险资本。

以上总结了筹划期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发展影响的机制,即在企业筹划期的企业业绩、市场地位、事业心等目标,可以激励筹划期的企业家努力提高自我效能,达到企业整体效率最大化;企业家可利用其人力资本中的财务管理能力促成对机会的评估;技术专用性企业家人力资本可促进新建企业的突破性创新。从筹划期中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发展影响的机制可以看出,筹划期中企业家人力资本很大程度决定新建企业的存活率。但筹划期中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发展的影响是比较难的研究领域,原因是很难分清筹划期从什么时候开始,只有在企业建立之后,才能获取筹划期企业家人力资本样本。另外,以上文献没有研究筹划期企业家人力资本的积累机制,没有从实证上研究其对企业发展贡献的份额,也没有研究其如何发现企业家机会,如何为新建企业融资。

三、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融资的影响

企业融资从筹划期开始,贯穿到企业生命周期各个阶段。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融资思维视野、融资知识和复杂创新思想,都会对企业融资产生影响。而企业能否融资成功,关系到企业发展中的资金链问题,没有资金企业无法运行,所以,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融资的影响是其对企业发展影响的关键部分。

(一)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融资思维视野对融资的影响

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融资思维视野,受教育水平、专业化融资知识背景、融资知识范围、社会资本网络等影响,进而影响企业的融资。(1)高水平教育决定宽融资思维视野,影响融资决策。如果企业家拥有较高的教育水平,则会具有较宽融资思维视野,从而会有较多融资选择。Seghers et al(2012)认为,这是因为教育等通用性知识水平越高,融资信息分析能力越强,处理融资问题技巧越好,处理融资中未预期事情能力越高。(2)专业化融资知识背景可以拓宽融资思维视野,影响融资决策。Scott & Scott(2016)的研究发现,企业家专用性人力资本不仅包括较强的处理关键事件能力,而且还包括非常强的专业化融资知识背景,直接决定融资思维视野,所以专用性企业家人力资本能直接被利用来进行融资决策。(3)窄融资知识范围会禁锢融资思维方式、阻碍融资决策。在Scott & Scott(2016)的研究基础上,Fourati & Affes (2011)研究了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融资知识范围,研究发现,如果融资知识只局限于某一领域,那么会禁锢企业家的融资思维方式,增加融资选择决策风险。因为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要求不断创新融资方式,而融资思维方式固化会阻碍新的融资方式产生,导致所进行的融资决策不全面。(4)拓宽社会资本网络可以扩充融资思维视野,弥补专业化融资知识不足。Felicio et al(2012)的研究解决了Fourati & Affes(2011)研究中的知识局限性问题,研究结果表明,如果企业家不具备专业化融资决策知识,就可以利用社会资本网络来增加专业化融资决策知识,拓展融资思维视野;如果企业家拥有足够多的社会资本网络节点,即使其拥有的融资知识过时,也可通过社会资本网络搜集融资新信息,迅速更新融资知识,避免融资选择决策所产生的风险。如果在金融界和企业界拥有较多的社会资本网络节点,那么融资思维视野会越来越开阔,通过社会资本网络节点充分筛选有利的融资信息,为企业带来越来越多的备选融资方式,以选择性价比最高的融资方式。

(二)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融资知识对融资的影响

企业家的融资信息不对称、融资交易成本高、融资知识短缺、融资预见能力不足等,都是其人力资本中融资知识缺乏造成的,成为企业融资约束的主要原因。正如Seghers et al(2012)所指出,不是所有企业家都拥有丰富的融资知识,在融资知识和融资行为之间经常会出现知识沟壑。由于融资知识沟壑存在,会使企业家在融资议价和资金筹集方面产生失误,最终导致次优融资决策。因而,Semrau & Hopp(2016)在其研究中提出企业家必须不断增加融资知识,并概括出融资知识增加的四条途径:(1)社会资本。Seghers et al(2012)的研究与Semrau & Hopp(2016)的第一条融资知识增加途径一致,认为企业家人力资本与社会资本之间会经常产生融资知识的交互反应,这种交互反应成为融资知识增加的途径;如果企业家拥有较多的金融界社会资本纽带,只要学习能力足够强,就可能拥有越来越多的融资知识,从而增加融资选择的方式。(2)自有资本。Hallen(2008)的研究已经为Semrau & Hopp(2016)第二条融资知识增加途径提供理论支撑,即如果企业拥有较多的自有资本,企业家在利用企业自有资本过程中会累积融资知识,为企业融资进行决策;在长期实践中利用自有资本积累起来的融资信息,会被外部风险投资者当成融资质量信号;如果企业所释放的融资质量信号好,企业家就较容易获取外部风险投资。(3)专用性人力资本。Colombo et al (2016)的研究表明,专用性企业家人力资本在行业间流动,可及时捕捉到行业融资新方法,将之变成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融资知识,与Semrau & Hopp(2016)的第三条融资知识增加途径吻合。(4)政府风险资本。Colombo et al (2016)的研究还发现,由于企业融资经常需要借助于风险资本,在私人风险资本供给不足的情况下,企业难以获得私人风险资本投资,因此要借助于政府风险资本为其提供资金,在利用政府风险资本过程中进一步增加融资知识,这正是Semrau & Hopp(2016)的第四条融资知识增加途径。但Audretsch et al(2016)在研究中发现,政府风险资本有缺陷,如对投资对象筛选不谨慎、投资监管不到位、投资监管机制不成熟及对私人风险投资会产生挤出效应等。如果企业家获得政府风险资本,可能会利用政府风险资本的缺陷,将其努力方向从生产性努力改变到非生产性努力,最终会导致政府风险资本在企业中得不到最优利用,达不到政府风险资本利用的最优业绩。

(三)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复杂创新思想对企业融资的影响

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复杂创新思想将会对企业融资行为产生两种相反的影响:(1)如果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创新思想太复杂,那么企业家难以获取突破新性创新所需要的外部融资,就会放弃突破性创新,而选择相对容易进行融资的渐进性创新。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创新思想越复杂,越难获得外部融资,Audretsch et al (2016)分析其原因时指出,这是因为外部投资者没有复杂创新的评估方法,也很难在短时期制定复杂创新思想的评估指标体系,所以一般只愿意支持可直接转化为商业效益且容易评估的简单创新,不愿意冒风险去支持复杂创新。Woschke et al(2017)的研究支持Audretsch et al(20 16)的观点,研究发现,在制造业和电子产业的中小企业,即使企业家具有复杂的突破性创新思维能力,也不会选择突破性创新,而是选择渐进性创新,因为没有办法筹集到突破性创新所需要的大量资金,而筹集渐进性创新的资金相对简单。(2)如果企业家拥有太复杂的创新思想且极力想实现这种创新,那么即使在缺乏资金的情况下,仍会想办法获取外部融资。第一种解决办法是分散融资。Scott & Scott(2016)的研究发现,如果在企业内部产生了复杂的创新思想,企业家倾向于选择外包、分销、打造平台、众筹等方式进行融资。第二种解决办法是寻找金融中介的帮助。Cantner et al(2017)研究发现,当熊彼特式突破性创新遇到资金缺乏问题时,其解决办法就是寻求金融中介帮助;前提条件是金融中介拥有理解复杂创新知识的能力,能收集到突破性创新所需要的融资信息,为其提供充分的金融创新产品。第三种解决办法是大学学术型企业家应摆脱行政干预并努力获取外部融资。Politis et al(2012)在对大学学术型企业家人力资本进行研究时发现,其创新思想倾向于复杂化,创业初期资金缺口巨大。既定的大学子公司路径依赖,会导致学术型企业家疲惫地在社会资本和技术资本网络中不停地穿梭,甚至还要花很大精力去应对大学行政干预。如果学术型企业家想要全力以赴地利用复杂创新思想进行创业并获取外部融资,就必须摆脱路径依赖及大学的行政束缚。

综上可得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融资的影响机制,即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融资思维视野决定企业的融资渠道;社会网络可以拓展融资思维视野。融资沟壑的存在会导致融资决策失误,因此需要增加融资知识;融资知识来自于其社会资本、自有资本、专用性人力资本及政府风险资本。当企业家拥有复杂的创新思想时,会根据情况来选择积极争取外部融资或放弃外部融资。但上述文献并没有将融资思维视野、融资选择知识和复杂创新这三者融合起来,研究它们影响企业融资方式的选择和路径。

四、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家机会利用的影响

企业家融资获得资金之后,就需要思考如何利用可行的机会。企业家机会并不随机发生;企业家会充分利用其社会网络积累经验和资源,对机会进行评估和取舍,并投入一定的企业家人力资本去利用机会。每一个企业家机会的成功利用过程,都是促进企业发展的过程。

(一)贫穷和机会驱动动机对利用机会的影响

贫穷驱动型动机和机会驱动型动机对机会的利用,会出现单独产生影响和交织产生影响两种情况:(1)单独产生影响。Williams(2007)对机会驱动与贫穷驱动动机产生的企业家数量之比进行研究发现,发达国家要高于发展中国家;同时,机会驱动型创业的失败概率要低于贫穷驱动型。Dimo(2010)进一步对企业家利用机会的信心进行研究发现,机会驱动型企业家要高于贫穷驱动型企业家。Williams(2007)和Dimo(2010)的研究都说明,机会驱动型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行业经验对机会的成功识别有直接促进效应。对于这种促进效应的产生,Baron(2006)在研究中发现除了行业经验之外,还需要创造性地利用各种企业家人力资本,因为机会利用是错综复杂的过程,要求各种企业家技能和行为。(2)交织产生影响。Shrestha  (2015)对机会驱动型和贫穷驱动型企业家人力资本的交织情况进行研究发现,这两种动机产生的企业家人力资本会经常交织在一起,促进企业家制定详细的机会利用计划,将机会变为企业经济利润。机会驱动和贫穷驱动交织型企业家,并不满足于利用已经存在的机会,他们会主动去重构机会,构建独具特色的机会知识集。但企业家所创造的机会能否成功利用,取决于其资源整合和利用能力。

Baptista et al(2014)将机会驱动型企业家人力资本分为序列人力资本和组合人力资本两种类型;序列人力资本是企业家按时间顺序利用机会的过程中所产生的人力资本;组合人力资本是企业家组合各种资源以利用机会过程中所产生的人力资本:(1)序列企业家离散地利用机会,经常面临资源短缺。Amaral et al(2011)在序列企业家人力资本的研究中发现,序列企业家随着时间推移而离散地经历企业家事件,且不一定能成功;如果他们未能成功利用某个机会,一般会在间隔一段时间之后,将其序列人力资本作为工具,进行下一个机会的利用,直到成功为止;但序列企业家在利用机会时一般会面临资本短缺。(2)组合企业家能组合资源利用机会,很少面临资本约束。Semrau & Hopp(2016)对组合企业家人力资本进行研究发现,其具有机会资源组合优势。因为组合企业家有优质的人力资本禀赋,可吸引优质的社会资本,能迅速建立起有效的社会资本网络;其人力资本与社会资本相互影响,并不断产生加强效应,为机会利用提供相应资源,进一步提高组合人力资本的存量和质量。

(二)企业家人力资本对识别社会网络节点中企业家机会的影响

企业家识别社会网络节点中的机会主要分为三个步骤:(1)构建企业家机会的认知框架。Baron(2006)在对众多处理企业家事件的过程进行分析后发现,企业家可利用社会网络节点积累经验,包括技术、人力资本、市场、政府政策、政治事件和社会变化等,这些经验成为企业家人力资本的一部分,促进机会认知框架的形成和构建;且认知框架中有关机会的经验和信息可以成为企业家利用机会的社会标杆。(2)综合运用认知框架中的经验来利用企业家机会。Amaral et al(2011)研究企业家运用认知框架利用机会的结果表明,机会被评估并确定可以利用之后,在社会资本网络节点中所形成的认知框架会被企业家创造性地运用,搜寻相关信息,构建相关工具,集聚相关资源,促成机会的利用。(3)丰富企业家机会的认知框架。在每一次机会利用成功之后,企业家会不断反思和总结机会的利用经验,使机会的认知框架变得更加丰富。Semrau & Hopp(2016)对机会认知框架的不断充实过程进行研究发现,企业家不断丰富认知框架,进一步利用社会资本网络节点,警觉和搜寻各种机会信息,识别更多的机会,不断成功利用机会,又进一步丰富认知框架。

(三)企业家人力资本对机会取舍的影响

Baptista et al(2014)对影响机会取舍的因素进行研究发现,两个关键因素是机会能否被慷慨给予和机会专业化资源的整合能力。(1)机会能否被慷慨给予取决于企业家所拥有的机会知识。Ucbasaran(2008)认为企业家所拥有的识别和利用机会的知识来自于其所处理的事件。在处理事件过程中,企业家逐步积累专业化的机会知识,包括建立企业的专业化经验、资源整合和创造知识、融资知识及管理知识等,形成专业化的机会知识。与不拥有专业化知识的企业家相比,专业化知识拥有者识别机会概率要高,且能集聚相关资源成功利用机会,将企业家机会转变为利润。但企业家所积累的专业化机会知识并不能产生一劳永逸的效果,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需要不断更新机会知识才能识别新的机会。(2)对机会的整合能力取决于专业化人力资本整合能力和延展家庭专有资源整合能力。一是整合专业化人力资本。如果面临新的机会,预期能给公司带来超额利润,企业家就会将公司专业化人力资本整合,将所有能利用的专业化人力资本都利用起来,再去获取所缺少的资源。二是整合延展家庭的专有资源。延展家庭是指家庭成员及其亲属拥有的家庭,延展家庭的资源是企业家的专有资源。Robson et al(2012)研究了延展家庭专有资源的整合,发现其包括整合家庭的融资担保资源,使其成为创新创业的定心丸;整合延展家庭的经商经验和机会利用经验,使其成为创业初期的经验支撑;整合延展家庭成员从高学历教育中获取的通用性人力资本,为机会利用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提供解决办法。

(四)企业家人力资本投入对机会利用的影响

企业家利用机会的过程实际是企业家人力资本投入的过程,只有预期收益超过成本才会决策利用该机会。企业家人力资本投入主要包括三种:(1)企业所有权经验。Ucbasaran(20 08)研究指出,企业家的创业过程是企业所有权经验积累过程,所积累的所有权经验直接关系到新建企业的生存。如果企业家经历多次创业,就会拥有较多的所有权经验,能进一步识别较多的机会,并利用社会网络集聚资源来实现。(2)机会评估能力。企业家在取舍是否利用机会时必须有正确的机会评估能力,评估内容包括集聚资源利用机会的能力,预期收益是否超过预期成本等。如果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机会评估能力过差,机会评估误差过大,成功利用机会的概率就会降低。(3)机会信息搜寻强度。Ucbasa ran(2008)研究发现,对机会信息搜寻强度越高,对机会信息警觉程度越高,识别或创造机会的概率越高。

综上可得企业家人力资本对机会利用影响的机制,即企业家在强烈的贫困或机会利用动机驱使下利用机会,不断利用社会网络节点来识别机会,通过所拥有的机会知识、专业化机会资源整合能力来决定机会的取舍,并投入一定的人力资本利用机会。但以上文献没有研究随着机会新颖度的变化,企业家应该选择什么恰当时机来利用机会?因此,对于企业家人力资本利用机会的时机选择研究将是下一个研究创新点。

五、企业家人力资本对突破性创新的影响

在企业发展过程中,企业家利用较多的是渐进性创新机会,但有时会碰到突破性创新机会。企业家进行突破性创新需要一定的产业背景,突破性创新能否产生取决于企业家在突破性创新中所担任的角色、企业家人力资本与突破性创新成果的相关性,以及企业家人力资本能否成为突破性创新的驱动器等。

(一)产业背景下企业家人力资本对突破性创新的作用

企业家所引领的突破性创新需要根植于一定的产业背景。Fontana et al(2012)对突破性创新的产业环境进行研究发现,在较稳定的产业环境下,企业会沿着既定技术轨迹进行创新,这时进行渐进式创新概率较大;在不稳定的产业环境下,突破性创新发生的概率较高。而在产业集聚背景下,关于企业家人力资本对突破性创新的作用有两种互为相反的观点:(1)产业集聚中企业家人力资本对制造业突破新创新有促进作用。Srivastava & Gnyawali(2010)研究了产业集聚中技术人员流动或创业对突破性创新的影响,发现有明显促进效果。原因是,如果在企业突破性创新平台较完善的条件下,技术人员在产业内部流动会导致产业拥有较好的组织间技术网络资源,技术人员会充分利用其中的技术网络资源,促进突破性创新。(2)产业集聚中企业家人力资本并没有促进突破性创新。Arif(2012)对产业集聚中企业的数量、突破性创新水平与突破性创新的关系进行研究发现,没有持续的正相关关系。之所以会得出这种结论,是因为该项研究是针对发展中国家进行的,发展中国家产业集聚中企业家人力资本比较稀缺,突破性技术创新平台不完善,中小企业在制造业产业链低端集聚,所以产业集聚中的企业家人力资本并不一定能成为突破性创新的主要推动力量。

(二)企业家人力资本在突破性创新中承担的角色

突破性创新不会在企业中经常出现,需要经过很长时间的积累才可能创造突破性创新的平台。在这个积累过程中,企业家主要通过承担相关角色对突破性创新产生影响。按照企业家在突破性创新过程中承担相关角色的时间先后顺序可以分为:(1)创造性破坏行动者。在企业发展过程中,为了进行突破性创新,企业家将会创造性破坏一系列妨碍创新的价值和规则。这种创造性破坏行动将会使得行业中的部分企业消失,从而使得企业家所在企业占据市场主导地位。(2)创新资源整合者。一方面,在企业间进行资源整合。大企业难以进行突破性创新,主要原因是制度僵化或内部管理不善,而不是缺乏资源;创新型企业难以进行突破性创新,主要原因是缺乏突破性创新资源。如果企业家进行突破性创新的资源整合,让拥有资源的大企业接管创新型企业,那么突破性创新就可以顺利进行。另一方面,与风险资本进行资源整合。为了获取突破性创新的风险投资,企业家要与风险投资者在决策方式、种族文化、行业经验、教育类型等方面进行资源整合。(3)创新方案选择者。企业家所拥有的人力资本特质不同,采取突破性创新的方案也不同。如果其人力资本中只有原理性知识,那么企业家没有可能进行突破性创新,只会选择简单的创新方式;如果其人力资本中拥有技术性知识,那么企业家进行突破性创新可能性较大。如果企业家能将突破性创新框架与创新思维视角融合,那么完全可能构建突破性创新的思路和方案。(4)创新制度制定者。因为突破性创新会对技术人员原有成果进行否定,所以大部分技术人员对突破性创新会进行抵制。因而需要设计相关制度,利用制度消除核心技术人员对突破性创新的抵制,具体分为三步:第一步,与专业技术人员一道建立稳定的突破性创新认知体系;第二步,将专业技术人员合理地安排在制度框架内,让他们与突破性创新制度框架融合;第三步,与专业人员合作设计新的制度框架和规则,让他们主动去进行突破性创新。(5)创新知识管理者。突破性创新中关键知识和专业知识的运用都需要企业家进行细节管理、总体调控和不断创新。

(三)企业家人力资本与突破性创新成效的相关性

企业家人力资本与突破性创新的相关性表现如下:(1)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领导类型决定突破性创新的成效。Isada & Isada(2017)研究发现,支持型领导、转型式领导、技术型领导与突破性创新呈正相关关系,决定突破性创新能否取得实质成效。(2)企业家人力资本决定突破性创新产品的市场竞争力。Duparc(2012)研究发现,正式教育、技术积累、技能知识等企业家人力资本与突破性创新呈正相关关系,决定突破性创新产品的市场竞争力。(3)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市场服务知识与突破性创新程度负相关。Marvel & Lumpkin(2007)的研究表明,市场服务知识与突破性创新负相关,拥有市场服务知识越少,突破性技术创新可能性越大。因为没有市场服务知识的局限,突破性创新比较容易开创新市场,而不会局限于原有的市场。(4)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创新知识组合能力促进突破性创新。如果只拥有企业内部的创新知识,那么企业所进行的创新会缺乏远见,所以需要将远程或多样化创新知识引进,通过知识组合进行突破性创新。(5)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知识管理能力促进突破性创新。当只需要企业内部知识来识别创新机会时,如果企业家引入远程或多样化知识进行重组,且对重组知识管理不善,就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所以企业家要妥善管理好重组知识,才能与突破性创新相关,使突破性创新可行。(6)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创新态度管理能力促进突破性创新。Manish & Devi(2011)研究发现,大公司在价值创造和价值保护之间经常会发生冲突。大公司的价值保护表现为“这里不能进行创新”、“我有创新能力,我就是不创新”,这种消极态度源于公司管理不善,成为公司突破性创新价值创造的阻碍力量。所以,企业家需要对突破性创新态度进行管理,消除价值保护的消极阻力,才能与突破性创新呈现正相关关系。

(四)企业家人力资本成为突破性创新的驱动器

企业家人力资本能否成为突破性创新的驱动器,取决于企业家能否做到以下几个方面:(1)利用社会资本网络弥补稀缺资源。在突破性创新过程中,企业家会经常面临资源稀缺。Woschke et al(2017)研究发现,企业家可以利用社会资本网络弥补资源稀缺,整合社会资本网络的资源并吸收技术前沿,将之转化为突破性创新能力,这时企业家人力资本就成为突破性创新的驱动器,促使企业进行突破性创新。特别是中小企业中具有较高教育水平的企业家,可以通过干中学获取技术能力和管理能力,将企业规模从小运转到大,并运用资源整合能力促成突破性创新。(2)综合利用企业家人力资本带来突破性创新。Marvel & Lumpkin(2007)的研究表明,技术型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经验深度、经验广度、正式教育程度、市场知识、客户问题处理、服务市场方式和技术机会的识别经验等,经过综合利用之后能带来颠覆性创新。(3)改善管理决策促进突破性创新。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教育水平越高,管理经验和领导经验积累得越多,产生制度创新的可能性越大,企业管理和创新决策越来越科学化,技术突破性创新概率越高。但Masatoshi & Yuji(2015)的研究发现,如果管理企业的机会成本很高,企业家会有意识选择加速企业现金短缺,最终让企业走向清算破产。

综上可得企业家人力资本对突破性创新影响的机制,即企业家人力资本进行突破性创新需要在一定的产业背景下进行,并在突破性创新中担任各种角色;很多突破性创新都是来自于企业家人力资本的作用,两者有一定正相关性。但以上文献并没有将企业家人力资本与突破性创新的技术领域完全融合起来,只是从经济管理角度去思考问题,没有与突破性创新的真实技术环境相结合。

六、结论与研究展望

通过对企业家人力资本研究新阶段现有文献的梳理,可以概括出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发展的影响机制为:筹划期企业家人力资本受到业绩、地位等目标激励,促成机会的识别和评估,并筹划新建企业。一旦新建企业成立,企业家就会通过各种渠道进行融资;而企业家人力资本中的融资思维视野、融资选择知识和复杂创新思想会对融资产生影响。在企业融资之后,企业家会通过其社会网络识别企业家机会,并不断取舍是否利用机会;当决定利用机会之后,会投入一定的企业家人力资本去利用机会。突破性创新是企业在一定产业背景下获取的机会,企业家人力资本在突破性创新中担任各种角色,使之与突破性创新成效相关,并成为突破性创新的驱动器。

从现有文献的梳理过程中可以看出,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发展的影响研究已经得到理论界的高度重视。但企业家人力资本对经济的影响不仅表现为对企业的影响,还会表现出对其他经济层面的影响。预期未来研究主要从以下六个方面开展。

1.形成企业家人力资本对经济发展影响的研究框架。随着企业家人力资本研究领域的发展,预期未来研究框架的发展是:在对企业家人力资本的内涵、构成、特征、来源等进行研究的基础上,逐步深入研究企业家如何利用其人力资本进行融资,并建立和运行企业,及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企业绩效的影响;再进一步研究企业家人力资本对产业链、产业集聚等发展的影响。

2.结合社会环境和经济周期来进行研究。企业家人力资本对经济发展的作用离不开经济所处的社会环境,也受所处的经济周期影响。预期企业家人力资本对经济发展影响的研究会结合社会和经济环境来进行,这样,企业家人力资本的理论研究跟现实经济发展会结合更紧密。

3.研究企业家人力资本影响企业绩效的机制。主要研究内容包括:企业家人力资本如何改变生产函数提高企业绩效;通过企业家努力、企业家能力提高企业绩效的机制;利用企业家人力资本提高企业绩效的干中学机制。

4.研究企业家利用机会促进企业绩效提高的机制。主要研究积累机会知识的影响因素、成本和收益;机会的新颖程度对其利用时机的影响;机会利用最佳时间点对企业绩效的影响等。

5.研究企业家人力资本促进产业链崛起的机制。研究企业家人力资本如何随机产生;如何对企业的产品和其品质在产业链上进行定位;如何集聚生产要素,使企业成为产业链的中间产品或最终产品生产商;如何将生产的产品向产业链的国外环节延伸等。

6.研究企业家人力资本促进产业集聚发展的机制。主要研究内容为企业家人力资本促进产业集聚崛起的因素;基于技术创新促进产业集聚崛起的机制;利用产业扩张促进产业集聚崛起的机制等。

……

(注释和参考文献略)

欧雪银,湖南财政经济学院,邮政编码:410205,电子邮箱:1277279006@qq.com。